罗嵬:衍生品不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罗嵬:衍生品不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分享日记 fxplus.cn

现在把全球经济受到的巨大伤害都归咎于衍生品成了一种很时髦的做法。政客和媒体们把它标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标签,认为他们该为大面积的公司倒闭和诸如AIG及雷曼兄弟的没落负责。一些人甚至说衍生品是这场信贷危机和全球经济衰退的主要影响因素之一。

然而,指责衍生品就像是发生了车祸去指责汽车,而不是指责司机一样。全球经济衰退的原因是各方面的,许多公司失败倒闭的原因也是各不相同的。AIG被认为已经相当资本化了,但是它在交易一种叫CDS(信用违约互换)的衍生品时超出了它能承受的范围。

交易风险这个概念是没错的,但是当出现违约的时候承担风险的当事人需要有足够的资本来履行它的义务,特别是对不同类型的衍生品的风险要有敏锐的鉴别能力。这种鉴别肯定不应该是银行管理者的职能,也不应该是那些把所有衍生品都当成同一样东西的政客和记者们的职能。

衍生品在我们身边使我们受益的例子比比皆是。比方说,50%以上的政府担保的私人融资计划(PFI)吸收了通胀衍生品。这些通胀衍生品可以帮助为你当地的NHS(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初级医疗基金会(PCT)的翻修工作提供一个明确的还款计划,这样PCT就可以更精确地为服务一线做更多的投资。同样地,任何一家准备进行一大笔投资的公司都离不开这种支持无对冲花费的银行贷款,特别是在当下这种低利率的时期。

绝大多数的衍生品交易,是双方经过协商达成的。现在有很多人呼吁这种叫做OTC或者“场外交易”的交易被严格标准化,允许他们在交易所内交易。不出所料的是交易所自己正在为此艰难地游说着,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坐观一个600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的繁荣,但这似乎不符合广大金融系统的最佳利益。

OTC衍生品合约的独特角色之一是他们它们可以对潜在资产向交易对手提供担保,而免去了必须交纳一定数额头款的麻烦。

如果通胀衍生工具在交易所交易,我们的PCT将要为他们的通胀对冲向交易所支付一笔巨大的数字。给你们一些这个数字的概念,对冲一份30年租期的通胀现在需要每年支付100万英镑,最开始需要的抵押品大概在225万磅到300万磅之间。如此的花费肯定会被认为过高,这就诱使公司不去对冲风险从而留下风险敞口。像壳牌和其他一些大公司已经证实,必须用现金担保来防范运营风险的做法会对利润产生很大的影响。这种对现金流产生影响的事件是企业运行中的真实风险,而且无疑会影响一家公司是否对所需投资的决定。

近日,欧盟也加入到了讨论中并且把话题瞄准了OTC衍生品市场。他们的建议是不鼓励OTC交易,热衷于交易OTC的银行应该面临高额的收费。任何了解衍生品市场的人都是不会给出这样的意见的。

我们必须清楚继续保持衍生品构造和应用中的弹性,对于增强风险管理的有效性是十分必要的。为了这个原因,我们宁愿冒着场外交易的风险去讨论衍生品应该用在哪里,而且不用被惩罚。监管者应该分别考虑每个衍生品市场的相对风险。

在交易所交易衍生品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举个实际的例子来说——CDS(假设它可以在交易所交易)。这个市场主要被银行和对冲基金占据着,所以它对经济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金融市场的目的就是服务和支持经济发展的,把衍生品恶魔化使它变得难于应用,提高它的费用,对公司有效管理他们的风险来说都不是好事,这样只会损害经济的根基。

一个简单的减少衍生品交易的系统性风险的办法是改变会计准则,这样衍生工具的红利(无论以现金还是保证金的形式)的支付都是终身的。不幸的是风险交易收取的费用被银行业错误地当作了利润,并且当作红利支付掉了。

事实是衍生品如果合理利用的话会是维护金融系统良好稳定发展的重要力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