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益民:委屈求全难修善果······ 分享日记 fxplus.cn – 分享日记
                                       

朱益民:委屈求全难修善果······ 分享日记 fxplus.cn

中投证券衍生品部总经理张晓东指出,高盛向国内企业兜售有毒金融衍生产品,除涉嫌商业欺诈外,其背后更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猎杀,绝非外界想象的愿赌服输那么简单,而高盛恰恰高明地利用了人们普遍存在的愿赌服输心态,为境内国有企业设计了貌似对赌协议实为金融陷阱的合约。

时至今日,不少善良的国人都认为,石油100多美元时,没有人会想到这么短时间内跌到40美元,包括高盛也应该没有想到,但这一看法却是非常错误的。

早在2007年11月份,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发表一份非对外的题为《The Sub-prime Mess》研究报告,详细分析了美国次贷危机和可能造成的影响,准确预测了美国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而高盛当时也已开始全面做空,并于2007年获得历史最高的利润。

高盛通过第一份合约将这个传导时间设定为10个月后,也就是2008年3月到当年12月底,现在看来,非常精准。

无法否认,高盛同深南电签订合同时,就已准确预见石油价格即将崩盘,而深南电和其他中资企业则或主动或被动地成为猎杀对象。

深南电与高盛签订两份期权合约提前终止,在很多人看来是件幸事,但贪婪、嗜血成性的高盛等国际大行绝不会轻易放过已到嘴边的猎物。

果然,2009年岁末,高盛向深南电提出799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46亿元的天价索赔。

而深南电近三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总和也只有1.92亿元人民币。深南电高层做梦都不会想到,当时的无风险套利产品竟会演化成今日的无比凶险。

多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深南电为境内首家与国际大行提前解除期权合约的国企,而与高盛签下类似合约的不止深南电,高盛为维护自身利益,无论手中是否握有深南电违约的实质性证据,都不会轻易低头,其目的就是向其他与其签订合约的国企发出警告。

而高盛等国际大行法律诉讼威胁的优势则在于,他们能充分利用国内企业对复杂金融衍生产品专业知识以及相关国际法律、惯例知识的劣势。

尽管高盛在其提出的和解方案中免除了合约2008年11月6日起截至2009年11月27日产生373.6万美元的利息,借以体现其和解诚意和宽容,但是,其背后却是诉讼威胁下高高举起的一把寒气逼人的屠刀。

令人遗憾的是,高盛发出最后通牒之际,深南电仍表示,要继续与高盛杰润保持磋商和沟通,尽最大努力争取和谈解决争议。

难道深南电如此委屈求全即能修得善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